八零棋牌

發布時間:2018-11-12作者:訪問量:774

本網訊(新聞中心 李志豪 朱夢 印雅茹 黃舒欣)“正所謂境由心生,實際上無論哪行哪業,只有堅持與專注才能帶來成果。”談到自己這麽多年來的從教經曆,李坤剛老師頗有感觸。身爲我校法學院教授安徽省總工會兼職副主席的他,一生致力于研究勞動法,從事勞動爭議案件仲裁。20119月在當時安大法學院程雁雷院長的支持下,李坤剛老師成立了“安徽大學勞動法律援助中心”,無償爲勞動者提供免費的勞動法律咨詢和勞動爭議案件代理。如今,安大的勞動法律援助中心在安徽已經爲許多勞動者知曉,而李坤剛老師也已經在這條協助勞動者維權的路上走了七年,踐行了習近平主席提出的“哪裏的職工合法權益受到侵害,哪裏的工會就要站出來說話”的要求。

無償无私,无怨无悔

李坤剛教授成立的法律援助中心已運轉了七年多。這七年中,法律援助中心如無盡湧水的甘泉,不斷爲勞動者們提供幫助。看來,法援中心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二十多年來,李坤剛作爲仲裁員理了無數的勞動法案子,也見過很多極端的情況。由于勞動者不懂得勞動法的知識,雖然有法可依,但有法不知道怎麽用,這樣的情況在實踐常見的,最後因此走上極端采取暴力維權的屢見不鮮。“向處于困境中的勞動者伸出援手,給予他們希望,讓他們意識到社會中有許多人願意幫助他們,是我們的職責。”李坤剛老師說。

但這七年絕對說不上是順風順水,甚至有些坎坷。起初,物力、人力、學生經驗、機構的知名度等方面,均有不足。“开始辦法律援助中心的头两年是非常艰难的。在工作室值班的学生们也没法从书本里找到实践经验,所以一有事情就打我电话,我来幫他們解答。”李坤刚說,每天十几個案件的咨询,遇到疑难的案件还得跑去老校區。工作量比較重,但他對此毫無怨言。正是有著這麽多年的四處奔波,爲勞動者的利益锱铢必較,才有了法援中心牆上的兩百多面錦旗,一盞明燈才在勞動者們心中慢慢升起。

如今,说到安徽大学的劳动法律法援中心,在合肥市乃至安徽的勞動者心中,已经有了不小的知名度,每天来来访的勞動者们越来越多,法援中心每天要接待十多個劳动者上门咨询,同时还有网络上的、电话上的咨询。这些主要是有劳动法律援助中心的志愿者来承担,这些志愿者主要是安徽大学法学院通过司法考试的研究生。在援助對象的選擇上,李坤剛有自己的堅持“我們主要選擇那些貧困且負擔不起律師費用的勞動者進行援助,對于有能力自己維權的人,我們協助他們維權,提供法律的意見,幫助寫申請書,整理證據材料李坤剛老師感覺到,這些年理論和實務經驗的積累,能夠用來培訓學生,能夠把自己這麽多年的經驗派上了用場。這也成爲支撐他克服重重困難,繼續法律援助中心的信念之一

“当一個农名工需要帮助却没有专业人士帮他时,我们能拉他一把,我觉的这样挺好。”他说道。

贈人玫瑰,手留余香

李坤剛建立起法律援助中心,多年來,幫助了無數困扰的勞動者更重要的是,在爲社會提供維權路徑的同時,他覺得自己也有獲益

“法援中心也慢慢成爲了一個培养我们优秀研究生的渠道。”李坤刚告诉我们,现在法援中心不仅拥有一套自制的劳动法教学用的辅导材料,案例手册等,以老带新的培训体系也日渐成熟。法律援助中心为学生们积累了无比宝贵的实践经验,让他们学以致用,更快的成长为独挡一面的法律人才。渐渐地,李坤剛终于能放下不少身上的重担,安心的将法援中心交给优秀的学生们。

此外作为一個研究者的李坤刚也乐此不疲的审阅著每天从同学那交来的报告。他說,法援中心也是一個跟现实连接的窗口,一個不可多得的获得实践经验的方式。

堅持普法,初心不改

作爲法學教授、勞動法專家、法律援助中心的創始人,李坤剛在長久以來的普法曆程中有自己的見解他認爲法律援助中心就是最好的普法方式。比起生硬的講解,身邊真實的例子更能打動勞動者們,讓他們印象深刻。面對多數農民工受教育程度有限的情況,幫他們打官司就是最好的普法工作,其傳播作用遠比講課大的多。“實際上,我們維權最大的意義在于將法律通過維權成功者傳播出去。”李坤剛說。

當然,为了有效的进行普法,李坤剛采取了多種方式。除了成立法律援助中心,他還經常去社區、工地面對面對勞動者們進行宣講,給居民講婚姻法、繼承法和交通法等。對于大學生普遍缺乏法律知識的現狀,李坤剛提议学生自己閱讀一些法律相關書籍分析案例,多聽一些普法的課程,從法律基礎開始學起。

法者,天下之程式也,萬事之儀表也”。李坤刚告诉我们:“什么事情都要堅持才能出成绩,普法更是如此。”看來,普法依然路漫漫其修遠兮,要做到勞動者懂法用法,還需要很長時間的積累和沈澱,我們現在能做的,唯有腳踏實地,不忘初心。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