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棋牌

發布時間:2019-09-06作者:訪問量:10

潛嶽蒼蒼,江淮湯湯,夏商肇起,雍容漢唐……”

一段緣分,也許是上天注定,就像父母和他們的孩子;也許是自己創造,就像安大學子和安徽大學。

青春的歲月,花樣的年華,吾輩在安大。

20177月,結束了高考的我,面臨著填報志願的迷茫,在全國二千多所高校中,我看見了安徽大學四個字。如果說高考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那麽填報志願的重要性對高考的考生來說就意味著過了獨木橋後,能否搭上開往終點的快車。在提交志願的最後一刻,我把你的名字提到了首位。和我所想的一樣,自此之後我成爲安徽大學莘莘學子中的一員。

安徽,距離我的家鄉一千二百多公裏,有著悠久的曆史,安徽大學就坐落在這個橫跨長江,被長江之水孕育了的省份。2017年的8月底,我第一次要離開家鄉那麽遠,第一次要去到一個沒有鄉音的地方,我也將要見到你了,此時的我有一些迷茫,有一些害怕。那一天,陽光正好,微風輕拂,我站在安徽大學的西門外,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心底有一絲興奮,滿懷期待地,我踏進了安徽大學的校園。

不覺間,我已脫去了新生臉上的稚嫩,探索的目光也被熟悉取代,我成了別人眼中的學姐,翻過記憶,安大早已成爲我的一個家。

  

  

初到時,是安大的秋天,逐漸金黃的樹葉帶著滿滿的秋天的意味,是我從未見過的金黃的秋天,是不同于故鄉的秋天。在我的記憶中,秋天是有些許的涼意,秋風從指尖拂過,從臉龐拂過,鑽入袖中,旋轉一圈又從另一方鑽出,參差的樹木依然蔥綠,只有少許的樹葉會染成棕色從樹梢飄落。安大的秋天,樹木會漸漸換了衣裳,以嶄新的面貌迎接新生,慢慢的,蕭瑟的秋風會陪伴安大一段日子,在一夜之間,會有滿地的落葉,樹幹上的葉子一天比一天稀疏,直到最後一片葉子在風中零落。

  

  

我是一個南方的姑娘,沒有體驗過“千裏冰封,萬裏雪飄”的壯麗,來到安大的第一個學期,你就送了我一個特殊的禮物。第一個學期末的那一場紛紛揚揚的大雪,我看到了銀裝素裹的安大,我在蓬松的新雪上留下自己的腳印,像個小孩子一樣歡呼雀躍。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感受到雪。我喜歡看雪花從天空飄落,喜歡看雪花挂滿樹梢,喜歡花兒淩寒而開,我喜歡冬天的在雪中的純白的安大。

  

  

春天的安大是美不勝收的。小時候,一寫到春天,作文裏總少不了百花齊放四字,來到安大總算是體會了一把百花齊放的芬芳。春雨滋潤過的土地上,青草冒出了芽尖兒,花骨朵積蓄著力量,在某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向陽而開。在所有的花中,我唯一能叫得出名字的是玉蘭,而它在這也換了模樣。天氣日漸溫暖,各色各樣的花競相開放,我不知道你們的名字,但我已深深陶醉,伴隨著陣陣清風,花瓣在空中舞了一陣後,輕輕的落在草尖,落在地上,飄入水中,一幅畫卷就此展開。我從未見過如此多的花,是你讓我融入了春的生機。我喜歡這裏清爽的春風,喜歡看花瓣隨風舞動,喜歡在安大裏看滿目春光,喜歡與安大度過盎然的春天。

一個人的成長,也許需要多一些的磨練,在足夠多的努力之後,才能使羽翼豐滿,面對未來。在這裏,我認識了很多優秀的人,鞭策著我不斷努力。安徽大學九十華誕,讓我體會到作爲安大人的自豪。

我與安大的故事沒有跌宕起伏,也沒有轟轟烈烈,只是平平淡淡,普普通通。安大曆經風雨九十載,在安大的長河裏,我像是滄海一粟,而安大卻已經成爲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部分。在未來的某一天,我會離開你,但是我們的故事不會結束,這是一個特別的故事,自緣起之日,故事開始,有了時間的筆,它不斷的續寫,誰也不知道故事的結局。

  

作者簡介:

李偉華,經濟學院2017級經濟統計學專業本科生。

返回原圖
/